洗地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地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前海协会副会长唐树备大陆决定两岸关系发展方向-【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15:16:05 阅读: 来源:洗地机厂家

凤凰卫视2月24日《风云对话》“风云对话专访海协会前常务副会长唐树备(下)”,以下为文字实录:

阮次山: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风云对话》我是阮次山,今天是元宵节,我再度祝福大家在今后的一年事事顺利愉快,那么在上个星期的节目里面,我们曾经为您邀请到前任的海协会常务副会长唐树备先生来跟我们现身说法,提到当年“九二共识”互相签署的种种的往事,那么今天我们再度请到唐树备先生,以他当年叙述历史的方式来谈一谈他第一次应邀到台湾去进行正式的访问的前后的因素跟当时的经过的种种,那么大家别忘了啊,唐树备先生是第一位中国大陆的官员踏上宝岛的土地来进行沟通的官员,相信他的叙述大家必然觉得非常的有意思,请看。

解说:第次汪辜会谈之后,为了落实《汪辜会谈共同协议》等问题,1994年8月,时任海协会常务副会长唐树备受当时的海基会驻会副董事长焦仁和邀请,率团访问台湾。

阮次山:您在(汪辜)会谈以后一年多,您也实际第一次到台湾访问了,那次也是我们内地的官员第一次踏上台湾的土地,在那个时候你们如何去准备,当时台湾也还曾经想您到了以后,用一片青天白日红的旗海,台湾报纸说把你们淹盖,所以你们那时候准备的状况是怎么样的?

唐树备:当时那一次去的时候应当说是大陆的官员,当时是民间的形式啦,1949年以来第一次访问台湾,所以当时李登辉怂恿民进党来闹事,就是在那里说“唐树备滚回去”啊,“大陆是大陆,台湾是台湾”这样子闹,而且准备扔西红柿,扔土豆、扔鸡蛋,我上飞机以前,一些台湾朋友告诉我讲唐先生你不要去啊,这里闹的很厉害,我说那不行,我一定要去的,我准备了四套西装,然后就上飞机了,走以前我通过王兆国先生向中央写了报告,你喊口号啊我可以不理你,但是你把我人打伤我就终止会谈回来,所以抱着这种决心去的。

去了以后,大陆的在台湾的老兵他们是很支持,他就是欢迎唐树备先生,两边都打起来了,李登辉不敢负起破坏两会商谈的责任,所以他还采取了措施,就是准备了直升飞机,必要的时候一下飞机就用直升飞机飞到我们住的那个福华饭店,飞到福华饭店避开这个路,结果倒还没出现这个情况,也就是从另外一个通道出来了,所以当时是应当说他们是闹的很凶,他也不敢做到完全破坏两会商谈这个地步。

阮次山:当然那几天的台湾所有的媒体、民众啦您的访谈是个焦点了,从您自己的心情看到这个地方,后来当然去了台湾很多次。

唐树备:我说台湾方面下雨,很快就是要刮台风了,过几天厦门就下雨了,这个台风就会到大陆来,我又说这个两岸关系就和这个气侯一样的,我有一个感觉,我就用了《红楼梦》里那句话,两岸关系割不断,但理还乱。

阮次山:您那个时候见到台湾最高的官员是谁?

唐树备:因为台湾海基会到大陆来,邱进益先生当时我们除了汪老见了以外,王兆国先生也见了,吴学谦先生也见了,就是都是当时中共中央委员或者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名义见了,而且见都不在办公室,他们当时也提出来“陆委会”主委黄昆辉要见我,我说可以见,但是我说我不去他的办公室,而且不希望用这个“陆委会”主委的名义,他们就说不行,要见就去“陆委会”办公室,所以什么人都没有见,就是见了辜振甫先生,但是我去拜访了孙运璇先生,孙运璇因为他是海基会的名誉董事长,而且孙运璇先生对台湾经济的发展有很大的贡献,我们也很钦佩他,所以专门去拜访他,当时孙先生身体不太好,因为脑充血啊,讲话都不太清楚了,但他非常高兴的在他家里见我,(他)也讲了尽管他这个话讲起来很困难,但是他表达了他的意思,希望两岸关系发展很高兴看到汪辜会谈成功。

解说:汪辜会谈推动了两岸协商也带动了两岸的交流发展,然而1994年时任台湾领导人李登辉和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会谈《生为台湾人的悲哀》,被指是他的台独告白,次年李登辉以所谓“私人”名义访美,并在各种场合大肆进行制造“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活动,两岸关系陷入危机,第二次汪辜会谈受到阻碍,两会协商被迫停止。

阮次山:从第一次汪辜会谈到后来,李登辉的面貌慢慢出现了,1999年他发表了“两国论”,那个时候我们国内对于李登辉这一连串的(行为),在理解方面我们是怎么理解他?怎么会到这个时候发表“两国论”?我们怎么对应呢?

唐树备:应当说大陆方面对李登辉的认识有一个过程,应该是90年代当时就是80年代末期吧,蒋经国先生过去以后呢,就是李登辉先生是他的接班人,当时大陆方面有一些学者的看法就是蒋经国先生当然和大陆政治上有分歧的,但是他是反对台独的,主张一个中国的,这一点没问题的,所以也认为他这个接班人应当说也是在这一点上应当不会有什么问题,这是大陆的一些学者的一种看法,所以,大家注意到李登辉1992年当选国民党主席的时候,当时中共中央给他发了贺电的,就表明了大陆方面愿意和李登辉打交道,尽管你这是台湾出生的人,但是因为相信你是继承了两蒋在政治上一个中国的立场。

但是汪辜会谈有的事务性商谈里面一系列的事情,通过1993年李登辉提出来参加联合国等等,大陆方面对李登辉的认识深了一步,特别是他对司马辽太郎的讲话,就是应该说是他这个人是个搞分裂的,他和司马辽太郎的讲话和他到美国的访问这两件事情使得大陆方面确定李登辉是个搞台独的人,是搞分裂的,所以1995年大陆方面在他访美以后,就做出强烈的反应,这是有它的考虑的。一个考虑,就是你美国干涉了中国的内政,你破坏了中国的和平统一的进程,破坏了两会的商谈,因为当时美国国务卿克里斯托弗向我们的外长钱其琛先生明确承诺李登辉访美是不符合“一个中国原则的,你让李登辉访美而且让他发表政治演说,所以这个大陆方面感到美国实际上是搞两个中国,是干涉中国的内政,要破坏两会的商谈,所以大陆方面做出强烈反应。第二个我们觉得李登辉你这样子搞,你会把两岸关系走向这个危险的境地,所以大陆方面作出强烈的反应。

阮次山:就是1996年的导弹(演习)。

唐树备:所以大陆方面就是1995年以后,对李登辉看得很清楚了,认识他很清楚了,他自己的表演实际我们确定他是搞分裂的,所以他抛出两国论我们一点都不奇怪,当时大陆方面本来就是汪道涵会长要访问台湾啊,因为1998年的时候,辜振甫先生到大陆来举行了汪辜会晤,然后江泽民总书记也会见了他,也谈到很多各方面的问题,包括政治问题,然后辜先生邀请汪先生回访,汪先生也准备1999年去,1999年二三月开始,我们和海基会具体的汪道涵访台事情进行了磋商怎么样访问,但是李登辉1999年的7月份他就抛出两国论来。那么他公开的讲,我抛出两国论,就是不要让汪道涵访台,他就破坏了两岸关系,所以大陆方面对这些东西对李登辉这么一个政治企图啊,本质上这样就看清楚了。

阮次山:是,那时候我记得汪先生曾经致电给辜振甫,你给我一个说法是吧,你对李登辉这“两国论”,辜振甫虽然是他没有办法违背李登辉的意思,可是他给我们那个回答。

唐树备:就是你方才讲的,辜先生他作为一个在李登辉的掌权下面,他有他的难处,所以他也不得不附和李登辉的一些思想,他就说“两国论”不违背“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的,他大概这个意思,他这个信海基会发到海协会,海协会又把这个信退回不接收,拒绝接收,然后我们就说你这个坚持“两国论”,我们就不可能两会商谈,汪道涵也去不了,不去了,就是这样子。

阮次山:刚才唐树备先生跟我们介绍了他第一次踏上台湾进行正式访问的时候,种种的有趣的事儿,也很曲折,那么大家也知道啊,现在双方来往非常的密切了,可是如果我们把眼睛再回顾十几二十年的状况,我们也可以发现当唐树备先生第一次踏上台湾之前,所做的种种的顾虑还有种种的安排,以及他踏上台湾以后跟那些台湾的官员,台湾社会接触,他所遭遇到的我们就知道他此行是非常不容易的,那么接下来的节目里面他会继续跟我们谈一下他对过去李登辉陈水扁乃至于现在的马英九,在这么多年以来,两岸关系来往它到底目前的状况何在,问题的症结何在?请看。

解说:陈水扁在2000年台湾领导人就职典礼上发表了“四不一没有”的言论,他保证在任内不宣布台独,不改国号,两国论不入宪,不进行统独公投,也没有废除“国统纲领”与“国统会”的问题,然而,陈水扁一贯坚持没有“九二共识”,也不接受“一个中国”的原则,2002年8月,陈水扁提出“一边一国”和公投问题,分析指这是李登辉两国论的另一种说法,2006年2月,陈水扁在“国安高层”会议上宣布终止“国统会”的运作和“国统纲领”的适用,至此,陈水扁对两岸关系“四不一没有”的承诺完全破产。

阮次山:后来李登辉下台了,等到陈水扁他们执政(有)10年时间,我们这方面感觉到突然之间这种似乎是一个断层了,我们那个时候有没有什么应对的措施?

唐树备:当时是这样,就是两会是不能商谈,因为你不能具体接受“一个中国”原则,但是我们涉及到台湾老百姓的具体的权益啊,我们还是要解决的,所以呢当时就是我们找了一些台湾的原来一些立法委员,他们和台湾的选区里面很多老百姓有联系,他们有些事情找这些台湾的民意代表,民意代表跟我们海基会、海协会反应,我们就帮他该处理的处理,所以呢,涉及到台湾老百姓的这个切身利益能够解决的我们都通过这个渠道来解决,但是两岸之间一些重大的问题都不能谈了。

解说:马英九在2012年1月14日举行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成功连任,台湾媒体指出马英九是在“九二共识”的既有基础上开展了一场比两岸和平与经贸成就为主轴的选战,马英九的成功连任也是“九二共识”的胜利,另有台湾观察家认为,两岸已经进入“后九二共识”时代,以后很难有“大选”候选人不承认九二共识,而能够获得大部分选民的认同。

阮次山:您在马英九执政以后,您已经退休了,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我们过去对马英九似乎有过期望,毕竟是第一个(你)是外省人,第二个,你是国民党的继承人,你也不会搞台独,可是从现在目前这个状况来看,我们对他越来越失望,因为他走的路啊我们给他太多的方便,从您的观点来看,我们对马英九先生应该继续采取什么样的态度?

唐树备:我们还是希望两岸之间就是把和平发展的局面进一步巩固起来,那么台湾方面也现在感到就是两岸关系,两岸的商谈他们说进入深水区。

阮次山:要谈政治问题了。

唐树备:就是商谈呢应该继续,但是有些东西也不是那么容易解决,所以我们感到呢就是这次大家看到阮先生有没有注意得到,就是这个十八大政府报告提出来巩固和发展两岸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基础,经济大家很清楚,我们ECFA(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签订了,文化我们也交流,也在考虑将来签文化协议,社会人民的往来现在是今年台湾据说一天要接待7千多个大陆游客,台湾也到大陆来旅游的很多,关键的政治基础要巩固和发展,只有这样的话,两岸和平发展进程才能够进一步巩固。

政治基础的发展关键就是“一个中国”问题上,要进一步要明确,九二共识是对两岸事务性商谈有很重要的作用,对今后指明了方向,但是我们希望呢能够达到一个在政治上能够更加明确的一个共识,更加清晰的共识,那么实际上“九二共识”里面体现了就是领土主权没有分,所以我们提出来就是我们要明确两岸是一个中国,台湾和大陆同属一个中国,中国的领土和主权没有分割,要把这个更加明确,这个应当说九二共识有这个含义,但是应当把它明确化,更加清晰化,有了这个东西对于两岸关系的巩固和发展非常重要,所以大陆方面最近不是研讨会也提到,我们是不是应该搞政治对话啊?是不是应该搞政治商谈啊?先搞政治对话就是对政治上,一些问题能够进一步明确化、清晰化,这是我们希望要做到的。

阮次山:现在从您的历史的角色定位已经毋庸置疑,从您的回忆当中,在过去跟台湾打交道,从零开始到现在,您觉得印象最深刻,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有)哪几样事情?

唐树备:我从事台湾工作那么多年,我也了解一些过去两岸关系的一些历史,两岸问题解决当然靠两岸,但是归根到底是大陆决定两岸关系发展的方向,你想两岸之间要确定“一个中国”原则,是什么时候提出来的?1958年。

1958年当时毛泽东主席,当时以国防部长彭德怀的名义发表过对台湾同胞的复议书,这里边提到,我们两岸是一个中国不是两个中国,所以1958年我们也提出来两岸要确定我们一个中国,但是一直到1992年过了30几年我们才达成了这个共识,1979年我们就复议三通,一直到2008年就是马英九先生上台以后当时两会才正式决定要搞三通,那就是1979年开始到(2008年)40几年,就这个一个中国也好,三通也好,经济合作都是大陆提出来的,台湾开始都不接受的。

但最后台湾不得不接受,这是为什么?大陆主导两岸关系的发展方向,大陆决定了两岸关系的发展方向,要把两岸关系发展搞好,要把和平统一最后实现关键在大陆,大陆搞好自己的,但是这样讲不是台湾完全被动的,台湾也可以起作用,台湾可以推迟这个进程,但他无法改变这个进程,假如它能够更加审时度势,把形势看的很清楚,能够和大陆相向而行,对大陆的复议能够作出比较积极的反应,台湾可以取得更多的主动性,对台湾方面取得更多的实际利益。

我的看法也对中华民族是作出更多的贡献,台湾假如说是老是别别扭扭的话,或是能够拖你就拖,拖到后来它三通还在搞,我记得连战先生那一年在行政院当负责人,他希望搞亚太运营中心,后来连先生2005年到大陆来访问以后,他到过上海的阳山港去参观,他当时就讲了一句话,当时假如三通实现的话,亚太营运中心就可以搞,有机会搞了,现在就没有机会搞,因为各国的轮船都到大陆来,到阳山港来,不需要到高雄去了,所以就是假如说台湾能够做到更及时一点,对台湾有好处,当然对整个中华民族有好处,所以我对两岸关系感到一个我有一个中心的观点,就是关键问题是大陆,但台湾也可以起它的联动作用,它做的及时对台湾有利,对整个中华民族有利。

阮次山:我们这两个星期经过前后两集的节目,我们邀请到对于两岸事务有亲身介入经验的前任海协会的常务副会长唐树备先生来跟我们做了很多的叙述,也做了分析,那么唐树备先生告诉我们,以他现在的观察跟过去的经验啊,今后海峡两岸的事务我们可能要进到另外一个所谓的深水区,要进行政治谈判,那么在这个进程里面,他觉得今后在我们两岸的事务当中,我们北京方面我们内地方面可能要采取更主动的思维跟政策来主导,不能期望台湾方面来跟我们进行进一步的协商跟有所行动,所以经过两个星期的节目,大家可能对于两岸交流背后的有很多的状况有了一个深入的了解,感谢您收看今天的《风云对话》,我们七天之后再见。

烟雾机

勾臂箱

边台

太原市万柏林区金鑫照明商行

仙桃直接收购古钱币

其他保温吸声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