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地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地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PE第一案定性集资诈骗28岁80后的非常找钱路

发布时间:2021-10-25 10:43:33 阅读: 来源:洗地机厂家

“PE第一案”定性集资诈骗28岁80后的非常找钱路

“PE第一案”定性集资诈骗28岁80后的非常找钱路 更新时间:2010-5-14 23:59:57   本报记者 胡金华 上海报道

2010年5月12日,阳光灿烂,但对于已经被羁押整整一年的德厚资本执行合伙人黄浩来说,好天气与他无关。曾经风光无限的私募资本市场的弄潮好手,因犯非法集资诈骗和非法经营两罪,即将面对或将不知多少刑期的牢狱生涯。

当天上午9点30分,位于上海市宋园璐的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楼第一庭,已经审理整整两天的黄浩集资诈骗案继续开庭。《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与第一天开庭超过150人旁听、法院为此特另设两个旁听席相比,这一天前来旁听的人数依然接近50余人,并在法院七楼第二十一庭仍设了旁听庭。

不过,原本准备审理到下午5点30分的庭审,在不到12点时便由该案审判长胡洪春宣告结束。对检方提出的非法集资诈骗罪及非法经营罪两大罪,黄浩在最后陈述时表示认罪。至此,历时一年查证的黄浩案最终被正式定性,最后的判决结果,法院表示将择日公布。

是日,记者在现场看到,庭审结束后,那些被圈了钱的投资人围在法院的大门外迟迟不愿离去,他们等待的不仅仅是未来法院宣布对黄浩的审判结果,还有他们被圈去的数十万、上百万甚至更多的资金何时能够拿回来。

80后资本新手集资路径

黄浩,28岁,一位名副其实的80后。记者了解到,在3天的庭审过程中,他陆续讲述了个人的“发家史”,早在2003年7月,刚走出校门的他就与别人合伙以咨询公司的名义,在未经主管部门批准的情况下,利用租借的办公地点,采用低吸高抛的方法,先后转让了3家非上市公司的股份,收取了客户资金共计1944万余元,并从中非法获利838万余元,黄浩以个人名义从汇乐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获利222万余元。

2006年2月,其又与别人一起注册成立汇乐公司,到2008年8月,在短短两年半时间内,先后成立了汇义公司、汇仁公司、汇乐宏宇公司、宏石公司、生标公司、全椒担保公司等9家公司企业,每家公司的注册资金在几百万、上千万不等。而公司注册资金的来源,根据公诉人的指控,则是通过当时公司的财务经理王检国,采用支付高额中介费、提供相关身份、股份投资比例资料等手段,通过向他人借资及关联企业来回划款增资等方式,制造了公司机构庞大、业绩良好的假象以获取投资人的信任,并最终形成汇乐集团此前的规模。

“我是通过朋友认识黄浩的,在黄浩的推介及高达10%的年回报率的承诺下,拿出了包括退休金在内的30多万元入股而且还发动了家人一起入股,当时公司许诺的是介绍人可以收取3%—5%的提成。”5月11日,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一位投资人如是介绍被骗的经过。

而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受害人则提供了另外一种说法,他告诉记者,黄浩当时在吸收资金的时候,其实并没有许以高额的利率回报,只是称公司未来发展业绩会很好,每年都会有分红,而且当时他所描绘的蓝图是汇乐集团未来会上市,所以决定投资入股。

“如果他一开始就许以8%-30%的利息回报,我们肯定不会投资,我们也是做了很多年的老股民,不会傻到连非法集资这种事情也分不清的程度,但是最后他还是被冠上了这个罪名,我们也只能自认倒霉,其实无论是购买未上市公司股权还是以高息吸收资金,现在来看本质上并无多大差别,我投资了90余万元,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拿回来,其间也分过红,也就数万元。”这位受害人称。

对于非法集资这项罪名,参加旁听的受害人在受访时给出了不同的解释。不过记者了解到,在检方的指控中,指出黄浩是谎编集资理由,以成立创投公司和私募基金为名,向集资人筹集资金,但是现在这些经营的公司都为亏空,直至案发,既无盈利也无经营活动,所募集的资金根本无法归还给集资人,而且黄浩集资的对象是面对广大的不特定人群,并且通过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来给集资人分红。

检方的指控还指出,根据收集的证据显示,黄浩所投的项目是房地产、地块以及典当行业,甚至还投资濒临破产的企业,并不是投资所谓的龙头企业,他要给投资人的只是一种投资假象。

两基金谜团

“黄浩非法集资案所采用的手段蒙蔽了那些不知情、贪财的中小投资者,而即使如一些国外资本,似乎也被黄浩的花言巧语圈到了资金。”5月13日,上海一位私募权威人士受访时告诉记者,他所指的就是在2008年底黄浩作为德厚资本的执行合伙人在上海导演的两场新闻发布会。

据本报此前的报道,其第一场是在2008年11月7日,天津的德厚资本将上海总部落在陆家嘴,当时出席的人士除了作为出资方之一的汇乐董事长黄浩之外,还有外资出资方、德厚资金的主席伊安·穆林,以及具有官方背景的前证监会主席周道炯,一时间排场无限,也引来大批媒体对该新的私募基金的多篇报道。

第二场则是在2008年的12月13日,一模一样的排场,基金的操作模式也是一样,只不过这次是由德厚资本以及瑞士的德泰资本共同成立,黄浩已然作为德厚资本的执行合伙人出席了这次新闻发布会。

“当时似乎什么问题都没有,而现在看来,这两只基金背后其实掩盖了太多的假象,即使新闻媒体也被蒙在鼓里,德厚资本这只基金的规模是10亿元,存续期为7年,其中天津滨海新区的创投基金和海泰控股出资1.5亿元,汇乐出资1亿元;其后的德泰基金则是以人民币和外币组合,其中首期外币资本2亿美元,人民币资本10亿元,存续期也是7年。无论是德厚资本还是德泰基金,这部分人民币资金都要汇乐拿出来,而汇乐的钱就只能从市场上去圈,而最终东窗事发。”上述私募人士分析称。

不过即使在当时,已经有相关媒体对此提出了质疑,尤其是对后一只基金的成立模式,采取的是GP(主要合伙人)和LP两种方式,这在私募基金圈是非常少见的。现在看来,采取两种募资模式,就是为了后来不停地向社会不特定的对象募集资本,有业内人士如此分析。

5月14日,记者也从相关渠道了解到,现在汇乐的所有银行账户都已经被依法冻结,这两只基金的合作也就此宣告终结,对于德厚资本合伙人一职,黄浩的头衔早在一年前就已经名存实亡,而且根据检方的指控,黄浩即使非法筹集的1.78亿资金,也并没有投入到上述两只基金中去。

在黄浩5月12日的辩解中,他表示经过审计的汇乐集团净融资额是1.79亿元,开支额是1.65亿元,而实际到账的总融资额是1.5亿元,总开支额是1.65亿元,其中黄浩还用自己的资金垫付了将近700万元。所有投资人的资金,均是先通过黄浩指令财务经理王检国先行打入其自己和家人的个人账户,然后才通过验资打入公司账户,并最终进行投资,其中提现2700万元,用于发放分红,或者回购项目以及发放工资等项目。

黄浩也陈述,所融资的钱包括投资海南房产,还有一些原始投资项目以及北京的一个理财项目,但是并没有提及上述两个基金项目。

无论如何,面对检方搜集到的事实证据,等待黄浩的,则是最后的审判结果。

拆迁补偿律师

拆迁补偿维权就找北京楹庭律师事务所

企业拆迁律师

拆迁补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