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地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地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海普瑞高台跳水77基金大逃亡

发布时间:2021-10-18 21:56:23 阅读: 来源:洗地机厂家

海普瑞高台跳水 77基金大逃亡

海普瑞高台跳水 77基金大逃亡 更新时间:2011-5-7 11:53:24   从68元的股价跌到38元,深圳市海普瑞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5月3日,在经历两个跌停后,海普瑞以37.5元的低价创历史低点。

一年前海普瑞作为“第一高价股”登陆A股,上市首日股价最高达到188元,其实际控制人李锂夫妇一度登上首富位置。然而不到一年,这只由高盛操盘打造的明星概念股就跌下了神坛,灰飞烟灭。

“毫无疑问,高盛的限售股减持,机构投资者的撤离以及海普瑞本身高成长神话的幻灭,众多利空的交集才使得海普瑞目前这么难看。”广东斯达克投资公司总经理黎仕禹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

每一个新股发行神话、每一个财富新贵的上市公司背后,都有一堆基金和投行在撑腰,海普瑞这家公司,正在发生什么?

机构投资者末路狂奔

曾经以中小板和创业板第一发行高价148元而傲视群雄的海普瑞,在上市不到一年的4月18日,爆炸了一个大大的业绩“地雷”:公司当天发布的2011年一季度业绩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海普瑞实现营业收入67842.67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6.30%;实现净利润15203.3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39.11%。同时,海普瑞还在一季报中预告,2011年1-6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上年同期下降30%-50%。

一天后,海普瑞一字跌停开盘,一直到收盘也没有打开跌停。第二天4月20日,海普瑞继续一字跌停到收盘。这一消息使该公司股价至本周已出现两个连续跌停板,并创出历史新低,仅三日之内其流通市值就蒸发掉10多亿元。

一季度业绩同比下降四成,机构投资者同样感到头大。华夏基金王亚伟带头,77只基金不计成本逃离了海普瑞。

海普瑞上市之前,曾得到机构特别是基金的热捧。在询价阶段,据统计,共有211家机构提供有效报价,最高报价竟然达230元,平均报价高达170元左右。海普瑞首发获得配售的基金一共有78只,其中华夏系有8只,易方达有5只,广发系有5只。明星基金经理王亚伟的华夏大盘和华夏策略分别获得1.9769万股配售。王亚伟甚至表示,很少见到这样好的医药企业。

海普瑞带着“IPO第一高价股”的光环上市了,不仅以148元的发行价、73.27倍的市盈率成为深沪两市“最贵新股”,而且是新股发行的“超募王”,超募50.7亿元,超募率达586.29%。截至5月3日,数据显示,2010年底投资基金持有海普瑞368.02万股,2011年一季度末降为103.06万股,减持比例高达72%。而海普瑞今年的一季报显示,十大流通股东中只剩下5只被动持有的指数型基金,2010年年报列示的十大流通股东中的3只易方达基金和中海优质成长基金都已悉数退出。当初参与首发配售的77只基金已集体逃亡。

此外,海普瑞一季报显示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只剩五只被动指数基金,由于海普瑞是沪深300成分股,此5只基金均为被动持有。就连曾经的忠实粉丝易方达旗下留守的三只基金也在季报前闪电抛售剩余股份,敏捷逃离。

从最近几个交易日的卖出席位来看,机构夺路狂逃。对比一季报和年报的前十大股东,此前重仓海普瑞的易方达基金,截至一季度末,仅剩1只指基持有,主动配置基金已全部在前十大股东中消失。除了基金决绝的离开之外,券商也对海普瑞的看法从多转空,上海证券与国信证券一样,已下调了其评级,而平安证券在最新研报中“暂时不给予评级”。

业绩变脸早有预兆

海普瑞的“高成长”幻觉,早有衰退先兆——从其上市后各季度单季的每股收益环比变动,即可清晰窥视其高成长乏力早就有“破绽”。

去年第二、三、四个单季,海普瑞的每股收益环比分别是31.88%、-3.30%和-26.27%,业绩增长逐季持续衰退早已显露无遗。到了今年一季度,更是衰退至-41.54%。

原料来源曾是海普瑞质疑声最集中的方面。由于肝素需要从猪小肠的肠衣中提取,受肠衣价格波动影响较大,特别是国内多家肝素生产企业也具备一定生产能力的情况下,海普瑞“年产5万亿单位肝素原料药”的募集计划很难实现。

2010年年报显示,海普瑞的肝素钠原材料营业成本同比增长93.98%;而另一大肝素概念股千红制药,2010年肝素钠营业成本上升78.48%。曾有同行企业高层向记者表示,“现在国内并没有多余的猪小肠产能,海普瑞想扩产,就必须挤占其他企业的份额。”这或许正是海普瑞比千红制药的成本高出15%的原因。

在激烈竞争背景下,海普瑞未能像机构想象的那样高速扩张。从2010年5月募集资金到位,到2010年底为止,海普瑞计划投资4.83亿元的“5万亿单位生产线”只投入了572.14万元。生产线几乎没有动工。

此外,上市募资总额达57.27亿的海普瑞,只是将其中很少一部分资金用于偿还各类借款,剩余资金一直在公司的现金账上躺着。目前公司拥有货币资金高达62.58亿元,占其总资产的77%。

海普瑞将业绩下滑的主因归于主营产品销售价格出现下降,称多重因素导致肝素原料药的价格下滑。除了一季度业绩下降外,海普瑞还预计2011年1~6月份净利润比上年同期下降幅度为30%~50%。海普瑞最终未能逃脱上市不足一年,业绩便迅速下滑的命运。

对此,一度高捧海普瑞的多家券商紧急调低其评级。其中,国信证券就在年报和一季度报告发布的不足1个月的时间内,将海普瑞的评级由“买入”降为“回避”。

正所谓“屋漏偏逢连阴雨”。受业绩大幅下滑影响,在经历了断崖式跳水之后的海普瑞股价又将迎来“大考”。5月6日,海普瑞第三大股东高盛持有的9000万股无成本限售股解禁期到,市场普遍认为,面对无成本的解禁,海普瑞股价或再度遭遇重创。

海普瑞证券代表许仁智则表示,“高盛一旦有减持的动作,我们肯定是第一时间公告的。只是目前尚没有相关的迹象。”

高盛大赚35亿或出逃

尽管海普瑞复权后股价较其最初发行价近乎腰斩,但这并未妨碍高盛成为投资海普瑞的大赢家,高盛通过旗下公司有望在海普瑞身上获得近35亿元的投资收益。

海普瑞日前公告称,公司9000万股限售股将解除限售,于5月6日开始上市流通。而这9000万股的持有人只有一家,即公司第三大股东GS Direct Pharma Limited,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正是高盛。

公开资料显示,GS Pharma为GS Direct, L.L.C.的全资子公司,而GS Direct, L.L.C. 则是高盛的全资子公司,高盛通过GS Direct, L.L.C.拥有GS Pharma 100%的股权。

2007年9月3日,在海普瑞上市之前,经海普瑞股东会审议通过,接受GS Pharma增资491.76万美元;完成增资后,GS Pharma持有海普瑞12.5%的股权比例。折合成人民币,GS Pharma增资海普瑞的成本合计为3694.83万元。其中490.88万美元折合人民币3688.23万元计入注册资本,其余0.88万美元折合人民币6.60万元计入资本公积。

通过两次股票分红,目前GS Pharma合计持有上述9000万股海普瑞。按照海普瑞5月3日收盘价38.20元计算,上述股权的账面价值已达34.38亿元,较GS Pharma当初的投资成本已经增长了90多倍。而实际上,经过2008年年底650万元和2010年年底9000万元两次现金分红后,GS Pharma不仅已经收回最初的投资成本,还净赚了近6000万元。因此,若在限售股解禁后,GS Pharma以目前价格出售所持全部股份,其累计获得的收益将接近35亿元。

通过投资A股上市公司,高盛一直获益颇丰。2006年,通过收购西部矿业3205万股股权,在西部矿业上市前成为其股东。西部矿业上市一年后,高盛通过不断减持,至少已经获利十几亿元,而其当初的投资成本也不足亿元。除了参与拟上市公司股权投资外,高盛还曾通过旗下罗特克斯有限公司持有双汇发展51%股权,后经过分红和连续减持,获利也将近15亿元。

上海证券分析师赵兵认为,肝素钠行业一直处于稳步增长状态,并没有爆发式增长潜力,而原料药行业有周期性,加上医药行业目前整体低迷,海普瑞无力保持高估值的光环。

免费家装设计网

装修公司的选择

三室两厅装修